歡迎進入塔城新聞網!
  中國互聯網舉報中心  新疆互聯網舉報中心  網上有害信息舉報專區  塔城新聞網網絡舉報入口
返回首頁

勞作是一幀美景
2019-08-19 18:14:43   來源:塔城日報   作者:馬文華   評論:0 點擊:

 

在沙灣縣大泉鄉楊家莊村駐村期間,和村民一起下地勞作是走進和融入他們生活最好的方式之一。我總是忙里偷閑,不放過任何一次下地體驗農活的機會,見到村民就四處許諾:我要有空就去幫你拔草、摳苗、打頂、拾棉花。別人眼里枯燥和單調的勞作于我卻甘之若飴。

村干部和熟悉我的村民總是調侃和質疑我的誠意和體力,說我“雞腸小肚”的飯量決定了我“小里小氣”的氣力,萬一累倒了還得去治病,劃不來,倒給錢都不考慮。他們說拔草吧,就怕把棉苗當草拔了;種樹吧,別把自己給栽進去了;摳苗吧,再把好苗都給摳死了,何況外面陽光銳利,會讓我“不堪一曬”,武斷地認為又熱又臟的農活不適合我。

但我不甘心,我發自內心想給他們搭把手和體驗勞作的善意被辜負。那天我又向他們要活干,村主任說:“我想起來了,點葦子的活你可以干!”我翻著眼睛神速回應:“放火的事我不干!”

“點葦子不是放火燒荒,是把地里的蘆葦剪斷,給葦子點藥。”他們哄堂大笑。

別看80后的小媳婦燕子嬌小瘦弱,干起活、開起車來能頂一個精壯的小伙子,走路都帶風。她開著小面包車拉我顛簸在去棉田崎嶇坑洼的路上,猶如一尾急于游弋出河的小魚,左突右拐。

我也學村婦們的樣子,戴上手套口罩,帽子上再圍上燕子給我的淺紫色遮陽大圍巾,全副武裝到牙齒。十幾分鐘后來到地里,地里已有五個中午沒有休息的“花花綠綠”的村民或蹲或坐在地里埋首點葦子。

燕子擰開一個空礦泉水瓶蓋,在上面用小剪刀戳兩個小眼,將藥水“草甘膦”倒入瓶中,然后又用一小塊海綿和一小片布包住瓶口用細線纏緊,這樣用手擠壓瓶身,藥水就會從蓋子上的小眼流出來。

“草甘膦”是一種內吸性藥物,滴在葦稈截面上會隨著植物組織向下傳至堅硬的根部至“斬草除根”。我看他們一手執藥瓶,一手剪葦子,右剪左點,宛若飛針走線。

蒹葭蒼蒼,白露為霜。那一叢叢茂密的蘆葦,原本是隱身于蒼茫經卷中一道美好靜姝的美景。而現在它們卻狠狠地不顧一切地往上躥,目標好像是要揭竿而起,上天造反,它們現在是與棉苗爭奪領地和營養的敵人。對不起了,小蘆葦,我要下黑手了!

學村民的樣子,我也左右開弓,雙管齊下。右手拿剪刀剪葦子,左手執藥瓶點藥水。但因為不習慣用左手,所以總覺得別扭,于是右手剪右手點,左右手來回倒騰慢得像繡花。好在干了一陣,動作慢慢地也熟稔起來。

就這樣,一片片翠綠的蘆葦在身后頃刻伏地,哀鴻遍野。此時,略過耳畔的不只是清脆婉轉的鳥鳴,還有狂野的風在周身和無盡的曠野上呼嘯而過,咄咄逼人。

正好有朋友打來電話:“你在哪里?”

我說:“在棉田里。”

又問:“棉田在哪里?”我環顧四周,見一朵白云正閑庭半空,就大聲回復:“在一朵像棉花一樣的云下面。”

風把我的聲音搖曳很遠,呵呵,留它在風中凌亂吧!

那天我把點葦子的照片發在我們工作群里,要不是從穿著上能辨識,裹著大圍巾低頭點葦子的我和村民無二,不會被認出。

一村領導微信里問我:“又到誰家地里驢打滾去了?”我甩給他一串撇嘴、白眼、冷汗的娃娃頭表情以示不滿。他說:“一地亂葦子,不是驢打滾是啥?”

好吧,我決定哪天伺機也到他家地里去“驢打滾”一番。

有時,我也會在下班后的晚霞中,手持從斜對門的鄰居家里借來的長柄火鉤當作摳苗或拔草的工具,以最快的速度沖進一塊地里,給自己定一個要完成兩個薄膜的摳苗、拔草的任務。在夕陽映照下將自己和村民勤奮認真的勞動樣子在廣袤的棉田里變成一幀美麗的風景,直到牧歸人悠然在回家的路上,牛鈴叮當,羊咩聲響。


(編輯:白潔)

相關熱詞搜索:

上一篇: 讓心靈起些繭子吧
下一篇:最后一頁

分享到: